凌晨的電話能接盡量接,不然很有可能錯過很重要的事...

國中時期的我,個性像太妹,
帶頭跟別人吵架、跟男生打架,
像個大姊頭一樣,保護色很強烈;
而妳,個性像個公主,
不認識妳的人都覺得妳有距離感,
然而這樣的我們,卻成了別人意料之外要好的姐妹。


國一的時候,我覺得妳好像公主,
或者是說,
妳有很嚴重的公主病,
明明垃圾桶在旁邊,妳也堅持要別人幫你丟垃圾
明明大家都很忙碌,妳也堅持要別人幫你吹頭髮
每天睡覺前,也總是那邊塗塗抹抹的一堆保養品...
那時候,我覺得妳很煩、很龜毛、很大小姐
也在那時候,
我們一起在同一個時間點上喜歡班上不同的男生,
談了所謂的『蠢蠢的愛』、一起組成四人幫,
縱然短短不到一年我們就都分手
卻也因此拉近我們兩個之間的距離,
甚至於,到了後來
我們一個眼神就可以懂對方在想什麼


國中的三年當中,
我記得,
我們總是在體育課繞著操場散步,每一次都笑到流淚,
我記得,
我們就算吵架,冷戰最久的時間只有半天,
我記得,
當感情不順時,妳總會說:「馬的,欺負我姐妹的那些爛人,給我小心一點
我記得,
你常常看著鏡子的自己,問我說:「欸我漂不漂亮
我記得,
我們總是在每個節寫紙條給對方
我記得,
你畢業時因為那時候男朋友找你麻煩,我將你推進房內,一個人在門外跟你男朋友的朋友對嗆,
我記得,記得...


記得畢業時,妳說
妳一定要成為美髮師;而我要成為蛋糕師
我們要開在一起,是樓上樓下或是隔壁都可以,就是要在彼此身邊一起完成夢想,
妳也說,
不管以後我們有沒有遇到對的人嫁出去,
我們老了都要在一起,因為我們是這輩子彼此的摯愛,也是下輩子的情人。


然而畢業後,
妳消失了一陣子又回來了,
發生什麼事情,妳絕口不說,
但妳開始自己住、開始做美髮學徒,
而我則是繼續唸高中。
偶爾我們會在深夜講電話,
有時候妳打來也只是想問問我:「欸我到底漂不漂亮?
我總是回妳:「三八欸,妳當然是我遇過最漂亮的女生


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,
雖然沒有像國中生活一樣每天黏在一起,
但是,總是會跟對方分享所有事情,
會為了雞毛蒜皮打給對方,
會一起實踐我們的約定,
然而,
妳卻走了...


因為心臟的問題。
妳出事的那一晚,
我出奇的早睡,早上醒來看見凌晨三點的電話,還想著放學再回撥給你,
怎麼知道,還沒回撥給你,
得到的消息卻是「妳,去當天使了
打給你媽,我哭到坐在地板上,
甚至於,
一度大聲吼叫這個事實,
不知道是不是幻覺,
我一度覺得妳在身邊握著我的手,
彷彿要我站起來,
所以隔天收拾好眼淚 ,
我知道,我的的日子還是要照過,
所以我將,我的悲傷藏在心理一直下雨。


就算事情已經過了兩年多,
只要想起妳,
我依舊下著大雨,
很想妳,
想打給妳卻沒地方,
想聽你問我你漂不漂亮再也聽不到,
拼命懊悔,為什麼我沒有接到電話,
也一直想著:是不是我接了一切都會不一樣了...
我再也沒地方宣洩我有多想你了。


妳要記得,妳永遠是我的摯愛
而我們,下輩子要做情人。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
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