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朋友,無需片言隻語,一樣常住心裡

時間給你做的選擇,年輕不會有此至交。

這些大多對於女人而言。有一天忽生奇怪的念頭,如果兩個男人像女人那樣竊竊私語,一定很怪異吧?獨身男人女人或許可以這樣相處,男人之間在酒桌上可能更自如。

也有人與你交往不多,幾個小小的舉動,你引爲知己。你從那些不經意的言行里看到熟悉的影子,如同在鏡子里看到自己,不知不覺已是滿心憐惜。也許這就是女人,感性地認同或排斥而不需要理由。

曾有朋友說起她的往事。因爲是二手房,一下子拿不出幾十萬,借錢的經歷讓她知道朋友和貌似朋友的區別。

生活不以自己的意志爲轉移,自己遇上燃眉之急的經歷,才明白爲什麼說有些人是你一段路上的陪伴。

沒有親和力,更多的時候喜歡一個人走,一個人看,一個人想,一個人和自己相處。這樣的人,注定沒有朋友滿天下。到了某地或許那兒有相識的人,想著要不要聯絡時卻早已在返回的路上。

朋友說,每遇一次變故就篩掉一些人,慢慢的朋友越來越少。在我看來,年輕時遇到的境況習慣性向外求助,隨著時間的延伸,這些不向外轉化的東西,擱在心裡也憋不成內傷,自省自察的過程,你已不動聲色地開始強大。

人這一生怎可無友而行?離開食物是軀體的消失,離開朋友是心靈的寂滅。朋友就像生活內容的包羅萬象,形形色色,無一而定。

也有人,無需片言隻語,一樣常住心裡。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
Line